绯渡渡不是渡渡鸟

请跟我来。

【六爻/鸣潜】绾青丝

*ooc歉,我流日常

*水坑戏份真的很多x

*前排恭喜一下我家 @阿门阿前一颗小阿熙? 脱单了,和对象要99哦



————————————————————




极少有的,木椿真人领着大弟子二弟子和四弟子下山了,独独把三弟子程潜留在扶摇山上照顾水坑。小丫头早上睡饱了爬起来满山找了一圈,发现除了总是一张臭臭脸的三师兄之外没有别人了,委屈吧啦的往地上一坐,下一秒就被人拎着领子提溜起来。

程潜把她扛在小臂上,另一只手在她屁股上拍了拍,“脏。”

“啊啊,啊!”水坑抗议似的挥挥小拳头。程潜把她抱好了,看着小姑娘脑袋上乱糟糟的双髻沉默了一下,足尖一点,几个起落就到了温柔乡的门口。

他轻轻叩了叩黄铜门环,片刻后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拉开了门扉,看见来人惊讶的咦了一声,“三师叔?您怎么来了。”

程潜微微含颌,轻声道,“劳烦,我想学学束发。”

水坑眨眨眼睛,感觉头皮有些发麻。

……

水坑规规矩矩坐在梳妆台前,脊背挺得直直的。紫檀小桌上简单的陈列着两个长方形的妆奁,到底是大姑娘了,就算静心修炼百余年也少不了一些小姑娘的爱美心,黄杨木的妆奁半开着,隐约能看见几根火红色的羽毛。

她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尽可能磨的平整的镜面仍旧有一种雾蒙蒙不真切的感觉,少女歪歪脑袋冲着镜子做个鬼脸,被一只修长的手拍了拍脑袋。

“别动,等会儿梳歪了。”程潜手里拿着一把小巧的檀木梳,五指熟稔的拢过柔软的发丝,三两下就绾好了一个髻环。

水坑觉得视线有点模糊,肩膀微不可察的垮了一下,吸吸鼻子笑着打趣道,“三师兄,我以为你早忘了怎么梳了。”

“那不白费你小时候给揪掉的那点头发?”程潜淡淡的开口,从两侧编了两条小辫子盘起来,伸手推开半掩的妆奁,看着那些花里胡哨的羽毛顿了一下,伸手从里面拨拉出一根素素的银簪,替她戴好。双手搭在她的肩上,歪头看着镜子,低声道。

“好了,再哭要成花猫了。”

水坑揪着袖子胡乱擦了几下脸,红着眼圈嗯了一声。程潜看着她脸上的水痕,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摸摸她的头顶。

一百多年啊,严争鸣说得对,凡人的一生也就这样蹉跎过去了。当年那个穿开裆裤的小丫头现在都长成大姑娘了。直到现在程潜还有些恍惚,但那份从心底来的亲近却是骗不得人。

“大了……”他喃喃自语道。

水坑刚好些的眼睛又红了起来。

……

“从你回来,水坑就三天两头要掉次眼泪,”严争鸣啧了一声,半靠在雕花太师椅上,“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她还小,”程潜觉察到他那点酸不溜秋的醋味,有些好笑,推推他的肩膀,“师兄,你坐起来点。”

严争鸣从鼻腔里哼了一声,稍微坐直一点,方便程潜把他的头发拢起来,“她哪里小了?我看就是太久没练了,明天就让她下山历练去。”

程潜的手指插进他的发间,冰冰凉凉的发丝在指缝间滑动的感觉很奇妙,他干脆咬着梳子,用手一点点把那三千如墨如瀑般的发丝打理服帖好。有些含糊的说,“她在妖族还没成年。”

 严掌门没有接话,程潜的一缕青丝垂到他的耳边来,严争鸣悄悄的拈起来,分出自己一小缕头发和它打了个结,看着那个黑色的小疙瘩越看越顺眼,那点子醋味儿早给他自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当然了,水坑还是得下山。

程潜束好最后一缕发,又替他戴上白玉冠冕,放下梳子,和搭着水坑肩膀不一样,颇为亲昵的从后面环住严争鸣,下巴抵在他的头顶,声音带着点点笑意,“怎么样?”

三分凉薄,在他眉眼间揉碎了二月的浮冰,看着那人时却也抚出一份柔软的情愫,不多,一小撮全是他的。

山河万里,岁月如故,眼前人是心上人。

“还凑合。”严掌门相当矜持的给了个中肯的评价,程潜也不恼,用鼻尖蹭蹭他的耳骨,轻哼一声,“嗯。”

严争鸣似乎从来没想过,为什么程潜不是让那些侍女们给水坑梳发髻,而是亲自上手学呢?

在温柔乡初见的时候,看着少年懒散的背影和那被侍女轻巧侍弄的青丝,小程潜脑子里就飞快的闪过了一个想法。

好软,好想摸一下。

可惜了,那时候他还是个固执迂腐的小王八蛋,这念头一闪而过,停都没停过。而严争鸣那时候是个骚包又娇气的大王八蛋,自然不允许那粗糙的小脏爪子碰自己宝贝的头发。

还是可惜了,兜兜转转的,小王八蛋还是摸到了软软的头发,大王八蛋还是让那小脏爪子落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耳朵上细痒的触感像猫爪子似的挠的严争鸣心里痒痒的。气血翻腾着往上涌,他试着忍了下,没忍住,干脆站起身来想抱着铜钱往内室走,结果刚站起来,就听着两声痛呼。

“嘶!”

“哎呦!”

这下,严师兄忘记解开的黑色的小疙瘩也不用解开了,可以名正言顺的躺在他的密匣里了。

end


【伪装学渣/朝俞】要亲吗?

*首先祝贺我的宝贝绑文熙熙 @阿门阿前一颗小阿熙? 成年啦,虽然是半夜赶出来的粗糙贺文但是我还是爱你的,是大人了哦希望这个世界温柔待你w

*梗源自朋友的真实经历(憋笑)


  


  

  


————————————————————



*ooc歉,可能和原著时间线有出入

贺朝最近其实挺苦恼的。

他和谢俞在一起也挺久了,可除了牵手和拥抱之外基本没有更进一步的发展了。班里也成了那么几对小情侣。贺朝每天晚上经过女生宿舍去上晚修的时候就看着宿舍下面那些黑黝黝的角落里站着一对对男男女女,不时还传来几声打情骂俏的嬉笑声。

宿管阿姨的大手电筒往那些地方一扫,他好巧不巧的瞥见了那对情侣还没分开的唇,女孩子的手臂还环着男生的腰,被光线照到了仰着头哆嗦一下,发出一声惊叫。

贺朝觉得这么下去不是办法。

“我也好想要小朋友的香吻啊啊啊——”

他开始旁侧敲击的提醒自家小朋友。

“哎,老谢你看咱班那俩,就在一起的那俩。”

“嗯?”

“我昨天晚上看他俩躲在假山后头打啵来着!”

“……”

贺·疯狂暗示·朝:哎,你说他们这在一起还没一个月呢吧?进展挺快的啊。”

谢·我感觉你要绿我但是我没证据·俞:“……哥,你怎么那么关注他们?”

贺·???·朝:“我不是我没有小朋友你听我解释啊!”

……

其实该接收的东西谢俞还是接收到了,也确实,和贺朝在一起这么久了也没什么实质性发展,不怪贺朝看着人家小情侣眼红了。

孤狼型选手谢俞罕见反省了一下自己,并决定主动一回。

……

下了晚修,两人一起慢悠悠的朝着宿舍晃去。月亮不是很圆,夜空中稀稀拉拉的几颗灰扑扑的星星无精打采的挂着,探照灯把宿舍前面的篮球场照得雪亮。

贺朝的肩上像模像样的挎着个空瘪的背包,微微低着头,脑子里还琢磨着该怎么给男朋友传递暗示信息,忽然手腕一紧,就被谢俞拽进一片阴影里。

二中里俗称偷情小角落的凉亭后面。

贺朝有些懵圈,“你干嘛?”

光线太暗,他看不见谢俞有点发红的耳尖。

“凉快,坐会再上去。”

“哦,哦好。”

心思各异的两人肩并肩坐在凉亭里,抬头看着不是很好看的天空。

谢俞突然伸手去掰贺朝的脸,捏着他的下巴往自己的方向扭。贺朝脑子正放空呢,下意识绷紧了脖子。

掰了一下,没掰动。

又掰了一下,还没掰动。

“……”

谢俞顿一下,默默把手收了回去,坐好。

某个后知后觉的直男偏过头来,”?要亲吗?”

谢俞:“不要。”

end


和我的宝贝绑字照照 @楚字从照 约的字(现在是我的锁屏壁纸了嘻嘻)

本来要用p1做背景的但是尺寸问题不好看,照照:害,小问题。(于是有了现在的背景图)

p2只约了雾失楼台但是vip会员享受买一赠一的优惠(?)

就是好开心好开心!!开心的转圈圈

【伪装学渣/朝俞】我给你下药了

*甜向,ooc歉







——————————————————————



初夏凉爽的风卷走桌案上的半牍阳光,留下一片婆娑的树影,明暗交替的光斑在动态的交织变换着,少年浅眠的脸在忽明忽暗的光线里竟有些模糊。

贺朝撑着下巴看他,又觉得这个姿势看不清趴着的人脸,干脆学着谢俞那样也趴在桌子上,一眨不眨的盯着睡着的小朋友,怎么看都看不够。

窗玻璃上附着一层淡淡的细尘,还有以前清理时抹布留下的水痕,连窗外的生机勃勃的树木都看的不是很清楚。

这个角度的阳光刚刚好被谢俞的身体挡住了,阳光温柔的为他镀了一层金边,几根不服帖的黑发在沐浴在阳光下,有些白的发光。空气中漂浮着细小的尘埃,尘埃在阳光里折射着金色的光。

少年的嘴角抿起微小的弧度,舒展开来的眉宇间不见一丝阴霾。眼睑下没有熬夜产生的淡青色,只是想要在夏天的阳光和冷气充足的空调房里舒舒服服的眯一会儿,再一会儿。

谢俞眼尾的小痣被浓密的睫毛挡住,贺朝在第七次数错数之后干脆放弃了清算谢俞同学的眼睫毛数量这一技术难题。老老实实的趴着,目光来来回回描摹着他的容貌,怎么都看不够似的。

回班拿东西的刘存浩默默收回了踏进班门的那只脚。

谢俞的皮肤很好,并没有细心保养也十分光滑,贺朝的视线来来回回扫了好几次,终于深吸一口气,慢慢撑起上半身靠了过去。

一个混杂着树影,阳光和仓皇冲动的吻被小心翼翼的印在谢俞有些冰凉的脸颊上,就像吻一根漂浮在水面上的羽毛那样轻柔。少年鬓角有一股淡淡的气味,说不上是什么,但就是无端让人觉得心悸。

也许是青春的风,是被阳光曝晒过的棉被,是冰蓝色的波子汽水,是校服下摆被掀起时露出的一阶腰线,是他眼中的光。

软软的触感太好了,贺朝撑着这个姿势不想动弹。谢俞的身体突然动了一下,贺朝一个哆嗦坐回去,椅子腿在地板上划出一声尖锐的摩擦声。

谢俞给这刺耳的声音整得眉头一皱,啧了一声,不耐烦的睁开眼,“你傻逼吗?”

虽然知道小朋友的起床气很大,但是带着水汽的一瞥还是成功定住了贺朝。鬼使神差的,他接了一句。

“老谢,我怎么这么喜欢你啊。”

“……”

谢俞用一种关爱智障的眼神深深看了他一眼,觉得是自己睁眼的方式不对,脑袋在臂弯里拱了拱就又要睡。

贺朝不愧那句喜欢找死,眼看着自己没了生命危险就开始造次,长臂一伸揽住谢俞的肩膀,挪着椅子往他那里凑了凑,小小声的问他,“诶,我说真的,怎么就这么喜欢你呢。”

因为你他妈是个傻逼。谢俞心里想着,“因为我给你下药了,别揽着我,热。”

“唔……这样啊,”贺朝松开搭在他肩上的手臂,谢俞调整了一下姿势准备接着会周公,就听见贺朝难得认真的语气。

“小朋友,那你赶快把解药扔了去。”

谢俞也不知道听没听清,迷迷糊糊嗯了一声。

感觉阳光有点大了,贺朝起身帮他拉上了窗帘。

end


【六爻/鸣潜R】尝味

*ooc歉

*为什么乐乎的六爻粮这么少(萌新疑惑)



—————————————————


“味道不错。”

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开始写的原创

不会画画选手艰难的肝完人设图(。)

校服私心母校校服

非典型文科生和理科生的故事

⚠️纯友情向

人设灵感来自本人和亲友(但是不等于本人和亲友)

随缘更新,不要期待。

【撒野ABO/丞飞丞】无冕为王(04)

*架空观,丞哥A大飞O

*ooc歉,我回来填坑了

*前篇请走👉(03)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三天后,顾飞正常归队。


人前的少校永远正经里带着一点痞气,他很会处理人际关系,即使话少,在军营中的口碑也很好。


开玩笑,这可是唯一一个会让他们逮着阴凉地儿操练的军官。


日子就这么千篇一律的重复着,直到下属将任务资料交到他的面前。


这是顾飞少校来到1区以后接受的第一份任务,护送一匹军需物资到达临近的补给站点。介于他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所以上级指派了一位军官随行辅助。


顾飞的手指划过显示屏,辅助人员那一栏上横平竖直的两个黑体粗字直直蹦了出来。


蒋丞。


顾飞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指尖在电子显示屏上无意识的轻敲两下,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怎么会是他……


……


这次任务的目的地是PRN_13补给站,需要穿过直线距离56公里的FD武装控制区。FD和政府武装敌对已经很久了,他们早期作为顶尖科研机构,以研究人体改造为主,试图通过改造人体的方式增强人的体质和寿命。包括对omega进行体质编辑,使其摘取弱小的依附者的头衔,拥有与alpha匹敌的身体素质。


课题研究的方向看似一片光明,却在其被发现进行无底线的活人实验时被撕扯成了碎片。活人实验必须按照严格的规章制度进行,以保证受试者的身体和心理安全。


FD被曝光不顾受试者身体承受能力进行极限测试,使大量受试者产生身体或心理上的缺失。在全世界震惊的同时,FD也彻底抛弃了冠冕堂皇的外衣,凭借自身顶尖的资源和实力踏足政治领域,企图夺取政府的控制权。


这次任务所跨越的那段武装区并不经常出现袭击,双方在某些地方达成了微妙的平衡——尽管这不利于和平,但政府可以更有效的延续管理。


顾飞坐在副驾驶上,最后一次调整好安全带。这次补给运输装配的是新型AX_14机,蒋丞也是前不久刚拿到它的驾驶权限。


蒋丞的手在密密麻麻的仪表盘上跳动着,精确的找到对应的数据开关,他甚至还有心情拉着顾飞聊天。


“诶,我说顾飞,昨天食堂新出的那个红烧排骨你觉得怎么样?”


“还可以。”


“是吗?我看你妹妹还挺喜欢吃的样子。”


“二淼喜欢吃肉。”顾飞抬头看了他一眼,“不过为什么中校会知道她吃的很多?”


“叫什么中校,听着假惺惺的,和他们一样叫我丞哥就行,”蒋丞摸摸后脑勺,完全不觉得自己吃饭的时候偷窥他们兄妹俩有什么不对,“怎么说也捡到了一次二淼,这是缘分。怎么,我关注一下小丫头吃什么都不行吗?”


“行,当然行,”顾飞笑了一声,又补上一句,“丞哥。”


“哎。”蒋丞也乐了,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行了,准备出发!”


飞机在天空中划出一道近乎无色的航迹云,蒋丞左耳上挂着通讯耳机,闲不下来的开始找话题。说起来他也并非话多的人,但是顾飞身上就是有一种神奇的吸引力,让他止不住的想要去接近探索。


“诶,你知不知道那个……”


“哦对了,我和你说啊前几天不是……”


“诶,顾飞,我们现在进入敌方实际控制领空了,不过这个你不用担心,我……”


“顾飞啊……”


“……”


顾飞终于忍不住了,他耸耸肩,一脸无奈的看向蒋丞,“丞哥,麻烦你尊重一点敌方控制区好吗?”


“害,”蒋丞也学着他叹了口气,“我倒是想认真呢,但是你丞哥搁这边儿来过多少次了,也没见到……”


“左边!”前一秒还一脸平静的少校突然变了脸色,一声暴喝,蒋丞下意识操控运输机往右拐去。


铅灰色的干扰弹紧贴着机身划过。


“我操,中大奖了。”蒋丞坐直身体,在仪表盘上快速输入几个指令,耳麦中传来联络的电流声,响了几声之后归于平静。


“操!”蒋丞低咒一声。


顾飞眉头轻轻皱起,“YZ干扰弹,虽然没爆,但是成功干扰了机身附近的电波频道,至少五分钟内无法与地面联系。”


“哎,丞哥,”他叹了口气,抬手指指前方的视野区。


“又该开奖了。”



tbc


【绯渡的叨逼叨逼叨】:这是被亲友的一杯奶茶交换出来的更新(。)

已经确定了无冕为王不会坑的,大纲已经构架完毕,大概预计是四万字左右约二十章左右,但是结局还没想好是he还是be(还是到时候看亲友喜好吧)

已经加入了作品tag,坑太多导致更新时间很不稳定,要追的小朋友们可以直接订阅tag来蹲(我会尽量更新完的w)


给锦锦的长评

 @濠鱼秋水 恭喜我们小锦鲤申v成功啦!


认识锦锦是在夏天的末尾——当然对于南方来说,夏天还远远没有结束。阴差阳错接手了伪渣的中秋企划,锦锦是那个时候被拉过来帮忙的复审老师。


那个时候谁也不认识谁,我对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哇这个老师好高冷啊诶她也打明日方舟吗哇她号练得好高级啊欸怎么又去打游戏了快来审核啦呜呜呜”


好傻哦。


虽然刚开始有点误会,但是还是慢慢熟悉起来。锦锦是个很有意思的小朋友啊,虽然脾气有时候臭臭的但是好像从来没对我发过诶(喂),和她聊天很放松也很随意,什么杂七杂八的都可以天南海北的一通胡扯。


作为一个字丑的堪比朝哥右手写出来的人,我对锦锦这种会写字的宝贝真的是超级无敌羡慕了,希望以后我也可以练出一手好字w


最近在和锦锦聊天的时候才发现彼此对于对方来说都很重要。于是火速扩了关系然后挂了置顶(?)在自家的池塘里养了一尾小锦鲤还挺不错的啊。


今天小锦鲤申v成功啦,举朵小花花恭喜你!我也要努力啦争取早日也被绿(?)



【伪装学渣/朝俞】大灰狼来了

*沙雕童话向(果然沙雕完心情会变好诶)

*顾女士说过,谢俞小时候很可爱的(。)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贺朝大灰狼,他住在森林的深处。

有一天,贺朝大灰狼发现森林外面搬来了一户人家,这户人家有一个可爱的孩子。贺朝大灰狼听见孩子的母亲叫他小俞。

孩子长得软乎乎的,像采药人当做干粮的包子。贺朝大灰狼偷偷趴在柴草堆里看着他,尾巴轻轻晃了晃。

他是一只大灰狼,可不像猎人的狗那样把尾巴能摇出一朵花来。

他好可爱,大灰狼贺朝想,我可以把他叼回窝里吗?

他看了看孩子的母亲,舔舔爪子,耳朵耷拉下来。

这样子的话他的妈妈会伤心吧?

可是他真的好可爱啊……

孩子突然向柴草堆里走了过来,他还很小,身子晃晃悠悠的。孩子费力的拨开一根木柴,伸手抓住贺朝大灰狼的鼻子,湿湿凉凉的触感让他咯咯笑了起来。

“妈……妈!大……狗狗!”

他的小手热乎乎的,贺朝大灰狼忍不住探出头来,伸出舌头在他脸上舔了一口。

真的很软,他心想。

他还想再舔一口,但是女人的尖叫已经划破了宁静的空气。

“小俞?哪里有大狗……啊,狼啊——!”

贺朝大灰狼一个激灵,夹着尾巴就往森林里跑。

唉,还想再舔一口啊,他咂咂嘴,有些郁闷。

……

贺朝大灰狼经常在晚上偷偷在他家附近转悠,有一天,他听见母亲在训斥不睡觉的孩子。

“再不睡觉,妈妈就把你丢出去让大灰狼叼走!”

“!”

贺朝大灰狼高兴坏了,尾巴一甩一甩的在门口蹲坐好等着被扔出来的小俞。

一个小时过去了。

三个小时过去了。

五个小时过去了。

天亮了。

屋子里传来女人准备早饭的声音,闻着阵阵饭香,贺朝大灰狼生气的用爪子刨刨地。

哼!骗子!说好的让我叼走呢!

太坏了!!

end


【伪装学渣/朝俞】关于情侣装和称呼这些事儿

*沙雕向

*可以搭配狐宝的图一起看  @冰糖狐狸咕噜咕噜 













——————————————————




谢俞半蹲在地上,手里捏着一把裁纸刀,看着眼前被拆开的快递陷入沉思。

一套黑色的情侣服。

经过上次谢医生亲手“教学”,贺总裁这次总算没有买荧光绿配大红色花纹的靓丽T恤,谢俞拎起其中一件抖开,心中暗自点头,看起来教学效果不错……

……个屁。

被展开的黑色卫衣上大大的几个粗体字。

『老公亲,老公抱,老公和我睡觉觉』

“……”

谢医生沉默的把它放下,抖开另外一件。

『老婆天,老婆地,老婆没说都放屁』

“……呵。”谢医生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手腕,看起来今晚又是一场爱的教育。

……

“亲爱的我回来啦——”贺朝晚上八点半准点到家,推开门的第一瞬间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劲。

直到他的目光落在了客厅中央被拆开的快递盒上。

“回来了?”谢俞从厨房里出来,腰上系着连体围裙。

“嗯,回来了,”贺朝的嘴角抽搐一下,试图转移话题,“那个,你……”

“吃饭吧,”谢俞好像看透了他的心思一样,“吃完饭再说。”

这真的是贺总裁从出生到现在最难熬的一顿饭了,恋人做的美食吃在嘴里,心里头还是忐忑不安。

吃完饭,贺朝老老实实收拾碗筷去刷碗。

谢俞跟着他进了厨房,靠着冰箱把刷好的锅碗瓢盆擦干放进储物柜里,工作了以后两个人相处的时间愈发稀少起来,所以这样安静的温馨都让人格外珍惜。

贺朝慢慢放松了下来,大不了就被打一顿,他想,夫妻之间哪有隔夜仇的。

水龙头哗啦啦的涌出清澈的液体,洗刷的声音是最好的交响曲。

最后一个盘子洗完了。

贺朝关掉水龙头,把手在腰上蹭了蹭。他正要开口说什么,就看谢俞转过身去,把身上的围裙解下来挂在墙上,然后转身。

围裙挡着没看清楚的上衣现在看的清清楚楚了,是贺朝买的那套情侣服。

『老婆天,老婆地,老婆没说都放屁』

“哥,”谢俞后背倚着墙,歪头看着他,“好看吗?”

“挺,挺好看的。”贺朝挠挠头。

“嗯,是挺不错的。”占了别人便宜的谢医生抱着胳膊低下头,没忍住低笑一声,“这次眼光不错。”

……

在医院前台值晚班的小护士没忍住,“诶,谢医生,你结婚了啊。”

“嗯,很早就结了。”谢俞在值班表上签好字,准备下班。脱去医生制服的他现在穿了一件黑色的卫衣,看起来就像十几岁的大学生。

如果忽略卫衣上大大的『老婆天,老婆地,老婆没说都放屁』

“哇,那你们感情真好。”小护士是新来的,听见这话双手托腮一脸幻想,谢俞点点头,“嗯,我先回去了,十二床的那个病人记得晚上多做一次心率检查。”

“好的。”

“老谢。”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谢俞的眉头舒展开来,眼中是他自己都没发现的愉悦。

“啊,我太太来了。”

小护士往声音传出的方向看去,穿着同款卫衣的男人脚步生风的走来,脸上的笑和胸前大大的一排字一样夺人眼目。

『老公亲,老公抱,老公和我睡觉觉』

end